彌黎【请喊我去码文_(:3」ㄥ)】

彌黎,Mili。
米粒、米泥、皮卡米都行。
杂食党考生,更新不稳,建议关注并养着( 咦 )。



看见这个笨蛋晴了吗 ?
@Hydra

我的。

【文野】【恋与】他的爱该是什么样子 ?

★800年前的存梗 ( x )

★内含  中原中也/Helios/Ares

★OOC选手短暂回归,准备中考,长期不在线

★艾特小姐妹呀 @忘川仲早-初三长弧@苏蛊

   

   ↓

   

   

【文豪野犬/中原中也】

   

   

中原中也的爱该是什么样子 ?

  

恣意、张狂、无限沉沦。

  

你以为你接受的是谁的爱 ?

  

你所接受的,是荒神的爱。

  

  

— 

     

   

【恋与制作人/Helios】

  

Helios的爱该是什么样子 ?

  

深沉、压抑、令人窒息。

  

你以为你接受的是谁的爱 ?

  

你所接受的,是太阳神的爱。  

  

  

—  

  

   

【恋与制作人/Ares】



Ares的爱该是什么样子 ?

  

禁锢、折翼、无法逃离。

  

你以为你接受的是谁的爱 ?

  

你所接受的,是战神的爱。  

【第五乙女】绑上小皮筋就是我的人了 !

★前排承包所有OOC

★内含 奈 / 杰

★我感觉自己就是人间失智 ( x )

★失蹤人口回归,艾特小姐妹 @忘川仲早-初三长弧  @苏蛊


 
 
 
《 雇佣兵 / 奈布 》
  
  
  
自从隔壁房的艾米丽医生告诉你这个前阵子流行的文化,一向勇于尝试的你在第一时间便找来了自家男友,打算也让他戴上一条自己的小皮筋。
  
  
「不了,我用不到。」奈布 · 萨贝达选手一脸真诚的婉……,呸,直截了当的拒绝了你的心意,并在心中暗自疑惑你给他递一条发绳的原因。
  
  
「嗯 ?为什么要把绑头发的戴手上 ?」眼看这个直得不能再直的雇佣兵对自己的意思浑然不觉,你只觉得既无奈又欲哭无泪。连威廉都明白戴小皮筋的含义了 !
  
  
「……别用这种眼神看我,戴就是了。」实在受不了被你以一副受自己欺凌,泫然欲泣的模样盯着,奈布无可奈何的将右手伸出,任由你给他套上发绳。
  
  
  
「满意了 ?可以睡了没 ?」
  
  
  

  
  
  
《 “杰克” 》
  
  
  
看见求生阵营的佣兵手腕上绑了条浅色的发绳,你决定也给自己的恋人戴上一条,省得那些看上去不食人间烟火的小姑娘总缠着他撒娇讨抱。
  
  
埋首于专门用来收纳发绳的纸盒中,在各式各样的小皮筋里犹疑不决,最终选定一条有殷红玫瑰的发绳。
  
  
「是哪隻小猫躲在这里 ?」蓦然出现于身后的英国绅士沉声笑了笑,着实将蹑手蹑脚往他房里探的你吓了一跳,身子一颤差点把手中的发绳落下。
  
  
「都看见了。小姐是想让我套上发绳吧 ?」杰克不着痕迹的瞥了眼你伸到背后,欲盖弥彰的手臂,笑意丝毫未减。见庄园里的同事与参加“游戏”的求生者们一个个都戴上了恋人所给予的发绳,愣是杰克也开始有所期待。
  
  
「十分荣幸。」顺从的让你在手腕上套了条玫瑰发绳,不经意间扬起一抹浅笑,似是对于这个精挑细选的样式十分满意。
  
  
  
「乖孩子。」
  

【第五乙女】和他对视三秒钟

★OOC选手实力混更

★内含 佣/先/殓

艾特小姐妹呀 @忘川仲早  @苏蛊 🌟



—佣兵/奈布—


一秒。


萨贝达先生拥有一双湖蓝色的双眸,像是夏日的晴空万里、自由的蔚蓝海洋,煞是好看。每当那双清澈澄净的眸子望向你的时候,总是充满了细数不尽的缱绻温柔。


两秒。


雇佣兵先生疑惑的眨了两下眼,表示自己并不知晓你的想法,抑或是含义。他才刚想说些什么,便被你突如其来的灿烂笑容堵回。


三秒。


索性以行动替代话语,你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。与其他军人相比,奈布高了些,身子却也单薄了些。但这丝毫不减那被他拥入怀中的安全感,与归属感。


深感幸福。



—先知/伊莱—


一秒。


伊莱 · 克拉克的眼里有星辰大海。有别于隔壁家雇佣兵的湖蓝澄澈,他的眸子是较为饱和的暗蓝色,就好似湖景村的海面,天空的璀璨银河。


两秒。


你想你明白他长久以来,戴着眼罩的原因之一了。这么一双美丽的、令人无限沉沦的眼眸,恐怕会引来不少人的关注吧。


三秒。


先知大人向着你露出一抹柔和的浅笑,那双沉淀了岁月光阴的眸子弯成月牙形。你想说些话来缓解这让你不知所措的气氛,却见他以右手食指抵上你微启的唇——


以爱为名,以吻封籤。



—入殓师/伊索—


一秒。


入殓师先生的双眸就同他的人一般,是沉静平寂的暗色。兴许是工作环境的影响,你总觉得那双眸子里少了些什么,却道不出个所以然。是缺少了那名为“期待”的殷切盼望吗 ?


两秒。


你想就是了。他总是如此淡然的对待一切,眼神不曾透露出一丝渴望。这感觉就像你们个别存在于不同的世界,而你再怎么努力也无法看清。


三秒。


最终还是不擅与人交际的他先行撇开视线。担心你会误解自己的意思,又不着痕迹的快速扫了你一眼。却不料恰好对上那笑意满盈、只他一人的漆黑眼眸。卡尔似是触电般的颤了下,迅速且俐落的转身离开。


……咦 ?他的耳根怎么红啦 ?


【第五人格】给小先生的一封信

★如题,是米粒给奈布的一封信呀
  
  
★tag不知该如何打,如有不妥会修改
  
  

  
  
不知不觉间,我也伴在你身侧一年多了。
  
  
从当初那个技术菜、懵懵懂懂的新手,到现在成为佣兵玩家、用心经营的我。噢,想到当时的我就很想撞豆腐。机皇佣兵、秒倒、胆怯于救人、不懂得压机、原地护腕……等的雷包操作样样来,要是有机会,我真想给当时的队友一个道歉。对小先生,我也必须说声对不起。如果那些玩家因我而对你有了负面的想法,那全是我的错。
  
  
很快的,我便因为赛后队友的各种口吐芬芳而转战亚服。
  
  

  
  
毕竟是从入坑就开始使用的角色,多少都有些留恋,于是在亚服我仍旧选择了萨贝达先生你,并开始磨练自己的技术与意识。说到练习,我对靖儿、慕雪和Neko的感激根本无法以言语形容,因为他们不嫌弃我的菜,才成就了今日的我。有别于以往,我学会了次元翻转、搏命出门、人皇步,甚至刷出几次刀尖舞者的成就。在精进自己的过程中,我找到了自己所憧憬的目标。B站的白菜、房东、32、老白以及奈何的佣兵我吹爆—— !
  
  
嘿,开个玩笑,我还是最喜欢属于我的你。
  
  

  
  
说完了自己的路程,现在轮到你啦。
  
  
记不太清当初喜欢上你的原因,只知道于我而言,你是不可或缺的。心疼被战遗困扰着的你,偶尔我也会使用医生,跟在身后只为了随时给予你治疗。尽管能够跳下地窖逃出生天,我也会义无反顾的跃进地下室,只为救出被绑在椅上挣扎的你。如果只有一个人能离开,那么我希望那个人是你。
  
  
想成为一个可靠的佣兵,让更多人了解你的好,这样也算是为你做了件好事吧。
  
  
要是有机会,我可真想打破这该死的次元壁,予你一个温暖的拥抱。想和你在湖景村的海边吹风戏水,想和你漫步在永眠镇的日式街道,想和你在月亮河公园畅玩游乐设施,想和你在里奥的回忆里欣赏漫天雪景,想成为你的眷属。
  
  
弥黎心悦于你呀,萨贝达先生。
  
  

  
  
愿你一生幸福。

【第五乙女】救赎

★几百年没更新的OOC选手回来混更啦

★是奈布的主场呦

★估计接下来就成了失蹤人口

艾特小姐妹  @忘川仲早  @苏蛊 🌟

天知道拥你入怀要耗费他多少勇气。

战场上弑敌无数,纵使年轻的雇佣兵不过弱冠之年,双手却染遍了象征罪孽的殷红鲜血。他偏执的认为,这样的自己没有资格去拥抱你。

他嘶吼、他挣扎、他抵抗。

费劲筑起的心墙却在你盈盈一笑间分崩离析,迫使他弃械投降,溃不成军。

走投无路的他只好放任自己的感情,义无反顾的喜欢上你。

他开始贪婪的渴求着你的一切。你的笑靥、你的肌肤、你的温度,这些都无法令他感到满足。于是你们牵手,亲吻,像路上随处可见的情侣般嘻笑打闹。热恋中的小俩口总会在不注意间便腻歪在一起,唯独他迟迟提不起勇气,以那双骯脏不堪的手拥抱你。

直至你气若游丝的平躺在雪白病床上,以微哑的嗓音向他讨要一个拥抱时,他才初次允许自己放纵一回,确切真实的将你拥入怀中。

力道之大,仿佛要将你揉碎并攥入骨血。

【美战乙女】一眼心动

★由我承包OOC

★德川家康X我 ( 第一视角 )

★三年前入的坑,家康是初恋无误



「德川大人正在阅览籍册,还请稍等,我这就去知会他。」


重返一年未见,安土城内他的府邸。或许是鲜少有同我一般和家康亲近的女子,在廊下遇见的侍女不用几眼便将我认了出来。


“不用了,我想给他一个惊喜。”


眼见那名身着浅紫色和服的侍女转身就要向家康的卧室走去,我急忙开口阻止。毕竟许久不见,说我对他的反应全然不好奇,几乎不可能。


「诶 ?好的。」


才刚跨步的她闻言,便停下步伐。虽然心存疑惑,却也是应答了下,并对我微微躬身。


「那么我先行告退。」


“辛苦妳了。”


笑着用视线送别那名侍女,待她走远后我便转过身朝着家康的卧室走去。


庭院池塘里波光粼粼的水面在豔阳照耀下闪闪发光,翠绿的枝叶自岸边缓缓垂下入水。曾几何时,家康会在午后闲暇的时光里揽过我的腰肢,与我一同坐在迴廊欣赏这副美景。


——好想见他。



沉默的伫立在熟悉的木门前,伸出的手静止在半空中,犹豫着该不该拉开它。如果打开这扇门,也如意见到了家康。届时他还会原谅我吗 ?又或许根本不想再看见我了 ?


“家康,我回来了。”


沉思片刻后,我还是缓缓的将那扇木门拉开。午后的阳光穿过窗户洒在脸上,将他稜角分明的线条柔和了几分,衬得他本就俊俏的容颜更具别番风味。


离开的这一年来,家康仍旧和往常相同。还是会在空余时间阅读草药相关的书籍;还是会习惯戴上以前我为他编织的围巾保暖;还是会习惯,在身侧特意留个位置,那是我以往挂在他身上同他浏览书籍的位置。


听见记忆中熟悉的声音,他讶异的抬起翠玉色的双眸,手中药草相关的籍册应声掉落。家康不可置信的屏住呼吸,为之一颤。


“呃,家康 ?”


——该不会,不记得我了。


「……我好想妳。」


他蓦然起身,向我走来,二话不说的将我禁锢在了双臂之间。力道之大,像是要把我揉碎并融入骨血,连呼吸都有些困难。


“唔,对不起。”


对上那双流转万千的翠玉色眼眸,对他的歉意充斥于心。这双眸子本该是漾着幸福的模样,现在却多了几丝憔悴和疲累。


「这一年里,妳究竟去了哪里 ?」


家康颤抖着声音开口,手上的力度又加重了几分。似是深怕他眼前的我又会在转瞬间消逝无蹤,而自己却无能为力。可以感觉得到,这双环住我的手臂正微微颤抖着。


「我找遍了所有城邑,却寻不回妳。」


他的声音十分闷沉,像是易碎的玻璃般,使我止不住的心疼。明明可以忘记我,去寻找与自己更般配的女子。怎么就这么傻呢,我不值得让他这样喜欢啊。


“抱歉。我不该随意消失,还让你等了这么久。”


伸出双手紧紧的回抱住他,我缓缓道出歉意。上次和家康这么相拥,究竟是多久以前了 ?他的怀抱依旧温暖,却没来由的令我想哭。


“这次不会走了,我答应你。”


不会再擅自离开你了。

谢谢你,愿意留在原地等我。


“所以,笑一个吧。”



重新爱上你,仍旧一眼心动。


【Helios X 你】我的王子殿下

★OOC有、是装了八百层恋爱滤镜的呵

★第一人称视角

★我爱呵总呜呜呜Pwq,上课的激情短打 ( ?

★艾特小姐妹 @忘川仲早【住校】  @苏蛊


清冷的弯月勾勒出银发男人孤寂的身影。

兴许是独自一人久了,我隐约看见他发现我时,嘴角那抹浅浅的、不易察觉的笑意。

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吧。


如薄纱般的月光洒落在Helios清秀的面容上,将平时硬气的稜角柔和几分。他踩着规律的步伐径直朝我走来,我的心脏正因他的靠近而不受控制的怦怦狂跳。

相似的频率谱出一首载着少女心事的青涩恋曲,我和他是其中的主角。


如同每个荳蔻年华的女孩,我曾幻想过命中注定的白马王子前来迎接自己时,那美好的场景。

是在落英缤纷的花树下,又或者是在我陷入危难时,义无反顾的救我于水深火热 ?

意料之外,我的王子此刻是踏着殷红的鲜血走向我。


啊啊、Helios这人真是太可恶了。

明明总是对我冷言冷语,甚至将匕首抵上我的脖颈、毫不在意的嘲讽我低劣,却依旧令我这般迷恋,无法自拔。

都已经喜欢上了,又能有什么办法 ?

如此想着,我倾身扑进了他不算温暖却令人安心的怀抱。


我大概,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。

【周棋洛X你】Wedding

★由我承包所有OOC

★未曾出嫁,描写有误见谅

★虽然晚了,但还是要祝世界上最好的棋洛生日快乐☆

★艾特小姐妹 @忘川仲早【住校】  @苏蛊


是不是最好的故事都不会有最好的结局 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—题记《恋与制作人_朋友圈》


身穿白纱,手捧鲜花,嫁给那个心悦的他,是许多女孩子对爱情的憧憬。而在今日,这个愿望终于得以实现。

你将要出嫁,对像是喜欢了七年的周棋洛。


婚礼当天的早晨,在众人的帮助下你换上一身洁白,覆上精致妆容。典雅的鱼尾礼服衬出纤细的身材,白雾般的头纱让本就许有气质的你增添了几分空灵感,仿若沐浴在晨光中诞生的精灵。

在多次确认面上的妆容及婚纱后,你满意的对着镜子勾唇笑了笑。拿起化妆台上闪烁着提示灯的手机,上头是周棋洛发来的讯息。

图片中的他身着一套白灰色西装,对着镜头绽开灿烂笑颜,海蓝色的眸底充满对未来的憧憬。

保存图片后顺道设置成桌布,你同样举起镜头莞尔一笑,给他发了讯息过去。

[To:周棋洛

  [图片]  能在最美的时候嫁给你,真好。         ]

心中满溢甜蜜,你怀着呼之欲出的期待坐上了黑色长礼车,只希望能马上见到他。


美好的时光在刹那间被打碎。

一辆银灰色的自小客车在转弯时速度过快失去控制,狠狠的撞上了礼车的侧面,等同于隔着车门直接撞上了你。


“对不起。”

这是被急忙赶来他温柔拥进怀中,混身浴血的你第一时间道出的话语。

对不起,看来是没办法嫁给你了。

你用尽全力伸手,想再次抚过那张伴你走过多年光阴的面容。

只可惜,未果。


接获你遇上车祸消息的周棋洛,在短短几分内便赶到现场。离礼堂并不遥远,只几公里之差,可谁知晓你就在如此近的距离遭遇了死劫。

他着急的将愈渐冰冷的你拥于怀中,干净的白灰色西装染上了鲜血的豔红,不断呢喃着。

“求求妳了,再撑一下就好。等救护车来,这场闹剧结束后我们就能结婚了。拜托妳、睁开眼睛看看我啊。”

拥着你的双臂不断加重力道,似是要将你攥入骨血中。他天真的认为只要这么做,你就不会离开。

回应他的,是一片沉寂。


“对了,我还没问呢。妳愿意嫁给我吗 ?不说话就当妳答应啰。”

周棋洛自说自话的从西装口袋拿出了精致的绒毛盒子,将里头的蓝宝石戒指套在你逐渐僵硬的无名指上。

还记得当初挑选婚戒,你笑说这枚和他的眼睛颜色一样,不如就它了吧。那时你脸上灿烂的笑颜,是他最喜欢、最想守护一生的幸福。

“棋洛,她已经……”

“我知道 !我都知道的,再让我骗自己一下就好、再一下……”

他近乎绝望的嘶哑叫喊打断了经纪人未完的话语,不愿面对你早已在他怀中逝去的事实。

直至看着你被抬上救护车驶离视线,眼泪才从周棋洛的眸中溃堤,失声痛哭。


当天傍晚的新闻全被『周棋洛未婚妻子遭失控自小客车追撞致死』的标题占满。

力气仿若被硬生生抽空,他甚至是在经纪人的搀扶下被送回你们两人的小窝。


所有人都说他失去了未婚妻。

只有他知道,失去的是全世界。


“薯片小姐、等等我,棋洛就要来找你啦。”


『国际巨星周棋洛息影三周后于自家浴室割腕自杀,送医仍然不治』

【HeliosX你】真心

★OOC有,我流产物

★私设爆炸多

★内有悠然名字出现

★艾特小伙伴 @笑秋吟  @苏蛊

“Helios ?”

时隔一个月未见,你不曾料到他会是以这副模样再次出现。

褪去了一身戾气与冷漠,Helios此时正踩着三七步倚在天台门框上,有些茫然的看着你。同坚冰般的银灰色眸子盛满了雾气,双颊染上几丝嫣红,微启的唇瓣呼出紊乱不堪的气息。无论你怎么来看,面前这位悄然出现的人确实是酒醉了,而且还喝得不少。

「……。」

Helios听见你轻唤他的代号,微眯起了双眸。被酒精抑制住大部份的脑部神经,使他有些迟了才做出反应,拖着沉重的身子朝你的方向走来,每一步都似踏在枫糖浆上行走。

“Helios,你怎么喝醉了 ?”

看着他止步在你跟前,你有些疑惑的道。他在你的印象中一直是极具自制力的,就连情绪起伏也都十分稳定。要不是今日亲眼看见,否则你绝不会相信他会有如此失态的样子。

Helios在原地停顿了几秒,随即毫无预警的张开双臂,揽你入怀。力道之大,仿佛要将你揉碎后融入骨血中。

“Helios ?!”

你有些惊讶的轻呼出声。感受着对方喷洒在脖颈间的粗重喘息,波本威士忌的味道铺天盖地而来,从未和他如此靠近的你不禁在他的怀抱中红了双颊。

「不要动。」

Helios暗哑的声音自头顶传来,伴随着阵阵酒气。尽管早已神智不清,抱着你的双手却不曾放松力度,似是要就这么将你禁锢在怀中。

「悠然……。」

他轻声唤道,带着自己都没发觉的柔和。如果说平时的他是冰冷的冻雪,那么此时的他就宛如春天初融的雪水,逐渐卸下身上的刺。

“你喝醉了。”

些许犹豫的伸出双手回抱住Helios,你轻叹了口气说道。比起劝阻他去休息,更像是在陈述事实。

「悠然,其实我———」

Helios俯下身,修长的手指缠上你耳边一缕青丝,而揽在你腰间的另一隻手又收紧了些。平时总是毫不留情的那张嘴近在咫尺,与你的唇不过几寸,气氛暧昧旖旎。

“He、Helios ?!”

看着他突然凑近的脸,你不由得惊呼出声。缩回原本轻放在对方腰上的双手,抵在他胸前出力试图那人推离,未果。

「其实我一直,很想念你……。」

本以为会在Helios的束缚中强制被吻上,他却将脸埋在了你的颈窝之间。不时轻蹭,活像隻大型犬,和他平时的形象有极大的落差。

“……你刚才说、想念我 ?”

不可置信的再次启唇询问对方,这对你的冲击有点过大,使你在他怀中愣了好一阵子。无论是听见的,抑或是感觉到的,都让你想起了另一个人,和他截然相反的太阳。

「……。」

他一语不发。

“Helios ?”

你再次轻唤了声,撇过头望向不再动作的他。这才发现兴许是酒劲过烈,Helios早已伴随着规律的呼吸沉沉睡去。

“是睡着了吗 ?”

像是为了验证一般,你收回抵在他胸前的手,指尖戳上了他的左脸颊,近乎意外的柔软。

「唔……。」

不知好歹的在Helios脸上作乱,惹来他几声低呜。要是平时,他肯定会钳住你的手腕,冷声让你不要碰他,甚至还附赠一记眼刀。这种反差,无一不令你心动。

感觉自己稍微能看清了,他的真心。

【恋制乙女】没事了,我在

★对话体,OOC有

★内含 许白周/Ares/Helios

★最近总觉得自己被世界遗弃,呵总轻微剧透有

★艾特姊妹们 @笑秋吟【住校,诈尸】  @苏蛊


许墨.ver

“你看上去不太高兴,发生了什么吗 ?”

“没事的,别哭了,好么 ?”

“我一直都在”

白起.ver

“谁欺负你了 ?告诉我”

“已经没事了,我在这”

“你别哭了,看着心疼…”

周棋洛.ver

“咦咦咦,薯片小姐你怎么就哭了 ?!”

“没事的没事的,超级英雄一直都在”

“所以笑一个吧 !”

—( 真香组 )—

Ares.ver

“我不会因为你的眼泪而怜惜你。”

“别哭了,很丑。”

“…我在。”

Helios.ver

“为什么哭。”

“别告诉我你就为这么点小事落泪。”

“那你就想方设法的变强,没有人会来救你。”